北京东华门夜市最后一夜 食客拍照留恋(图)

昨夜是东华门夜市营业的最后一晚。待收摊后,东城城管委在街两端设立警示灯,施工单位进场设立围挡,启动道路改造工程。图为卖了32年鱼丸的滕老爷子昨晚卖完最后一碗,和老食客告别。北京晨报记者 王颖/摄
昨夜是东华门夜市营业的最后一晚。待收摊后,东城城管委在街两端设立警示灯,施工单位进场设立围挡,启动道路改造工程。图为卖了32年鱼丸的滕老爷子昨晚卖完最后一碗,和老食客告别。北京晨报记者 王颖/摄

原标题:东华门夜市关闭 道路改造启动

“最后一晚上了,告别吧,老朋友。”昨天晚上东华门夜市营业的最后一晚,在这里经营33年的刘光宝收拾起来没有卖完的臭豆腐,和爱人一起在摊位前面照了一张合影,拉着推车离开了东华门夜市。东华门夜市的最后一晚,只有12家商户出摊,他们和附近的老邻居、游客一起,给夜市送行。据了解,东华门夜市退市后将完全恢复东安门大街被夜市占据的半幅道路。

现场:

顾客捧场送行

昨天下午四点半,东华门夜市开始营业。北京晨报记者来到现场,原本繁华的东华门夜市上零零散散的只有11家经营户出摊。而出摊的摊主都是从1984年就开始在夜市经营的老个体户。其中,老滕家米线摊位前顾客已排起长队,四五十人的队伍里大部分是专门来给夜市送行,吃“夜市最后一口”的顾客。记者看到,虽然其他摊位前顾客不少,但大部分是等在这里拍照留影的。此外,还有一些游客,专门慕名而来却得知夜市关门,忙着照几张照片就另寻他处。

“说没就没了,虽然已经有二十多年没有来了,今天还是特意过来看看。”60年代初生人的刘先生专门从青年路赶来。“我家搬家之前就在前门,90年代初我和几个邻居经常晚上来东华门夜市吃宵夜。那时候不像现在,卖的全是咱们老北京的特色,炸酱面、松肉、爆肚,便宜又地道。三个大小伙子,五六块钱就吃得特别饱。”他说,东华门夜市早已经没有了老北京的感觉,卫生情况也不是很好。“北京本地人来的太少了,都是游客来。夏天露天经营也不卫生。但毕竟是年轻时候无忧无虑、把酒言欢的地方。临关门了,给它送送行。”

讲述:

老摊主坚持到最后一刻

晚上9点多,摊主们开始收拾台面上的物品。老摊主刘光宝将没有卖完的椰子和酸梅汤都装进了箱子里。他和爱人站在摊位外边,看着摊位上的招牌,拿出手机拍了几张照片。“从推车经营到现在有个店,从头到尾陪东华门夜市走了一遭。”他说,从2015年开始,夜市的生意就不好,但是他还是坚持在这里干下去。“我们一家人都在经营这个摊位,每天从中午开始准备下午要卖的东西,差一刻钟四点进场,四点开始卖。除了年三十,没有一天休息。现在夜市关门了,我们闲下来了。”

老摊主赵侠也坚持等到了夜市经营的最后一刻。“从1984年开始在这里卖馄饨,三十多年了。夜市像是我的老朋友,这最后一程,我肯定要陪它走完。”说起之后的安排,她也说不清。“到时候再说吧,走一步算一步。”

夜里10点多,东城城管委在街两端设立警示灯,施工单位进场设立围挡,启动道路改造工程,东华门夜市也彻底消失。

北京晨报现场新闻

记者 张静雅


中国面临的危机只是中等收入陷进吗?

如果没有胆略和决心去触碰旧有利益格局,单靠什么放宽投资领域,减少行政审批,甚至减点税放点贷,都不过是表面文章。新常态将近在眼前却永不可及。


强制性外交:美国对华政策的“灵丹妙药”

你是否也曾为美国一方面实行对台军售、另一方面又宣称无意干涉两岸和平往来的“两面三刀”做派愤而拍案?但你是否想过美国的态度如此暧昧不明,模棱两可,它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?在本文中,政见将向你介绍,这一味药叫做“强制性外交”。

发表评论